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博览
热门推荐

贵州丹寨生姜丰收

#(经济)(1)贵州丹寨生姜丰收

寒冬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1600...[全文]

贵州黎平:侗族同胞闹侗年

ST20181211341415237721.jpg

12月7日至9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全文]

冬季雪景

(社会)(2)冬季雪景

近日,受冷空气影响,我国部分地区出现降雪。[全文]

冬日农忙

#(经济)(6)冬日农忙

寒冬时节,各地农民在田间地头、温室大棚内忙碌,...[全文]

贞丰古城内外的一些往事

作者:韦正律 编辑:大鹏展翅 来源:贵州民族报 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3日 15:00
分享到:

  贞丰古城的大西门,一直都是进出县城的主要通道。城门里面是清朝时候的古街,通往很多得巷子,大多商铺都集中在这些街巷两边。城门外面是后来新建的房子,大多数人家用来开店铺,也做起了一些生意。

  住在城门里面的人家,多半是明清时期珉谷大寨搬出去以后才进来的住户。当时来到这里的外地人逐渐增多,他们在潘家和韦家让出的屋基和田坝上起房子,户数多了时间久了就兴起了场坝,叫做“珉谷场”,按天干地支轮流,每到六天赶一次,都是逢巳日和亥日轮流回转。珉谷场越赶越扩大,越赶越热闹,一直发展到了贞丰的州县府城。清朝晚年和民国时期,贞丰城里的生意特别红火,贵阳人和一些外省人经常来到贞丰城,有来做生意的,有来干活挣钱的,有来当官任职的,有来走亲访友的。这一段时间,很多人都把贞丰城叫做“小贵阳”。由于商业贸易的繁荣,城里也开始出现了许多大户。当时,街坊上流传着几种关于豪门望族的说法,其中一种是:“赵家的谷子,孙家的银子,谭家的汉子,饶家的才子”。从这种说法看得出来,这“四大家族”当时在贞丰相当有名气。那时候,州城西北的大片水田,还有周围十里的土地都是赵家的。在赵家庄园里,有几栋房子是屯粮仓库。就是一般的富户徐业敬家,他们的土地也不少,一直连片到20里以外的丝弯河北面,每年还请人帮忙代收地租。要说银子,那就数孙家了。他家经过几辈人的积累,后来成了贞丰城里银元最多的富裕人家,听说还开过钱庄。谭家是城里头有权有势的家族,有人在州县衙门做官,街坊上的人都尽量不得罪他家。有的还跟他家结拜干爹干妈,有的拜认作为外家亲戚。远在丝弯河福怀寨子的王由富,就是因为兄弟王由善拜寄谭家才富起来的。说到读书成才,首先就是饶家。这个家族特别重视孩子上学,把他们送到州县内外最好的学堂去读书。后来,几个儿子都学成有名,成了地方上很有才华的人士。

  不久,好多富裕的人家都开始得了“红眼病”,这一家说那一家的不是,可是,大家觉得当面争论和吵嘴都不应该。恰好在城里头有几个穷秀才,他们找不到事情做,一听说这个情况就暗中高兴起来了。秀才们在一处聚集,经过一番议论以后,很快就编出了几则顺口溜。接着分别走到一般富裕的人家,把编好的顺口溜念给他们听,主人家很高兴,挽留了秀才们吃饭,还赏给了一些银子。在这些顺口溜中,说的是贫和富、正和邪、善和恶的结果。有的是称赞,有的是娱乐,有的是讽刺。详细内容是:哪家是猫,哪家是狗;哪家是马,哪家是牛;哪家是猪,哪家是猴。还有就是这家怎么样,那家又如何;原先怎么样发富,以后又如何变穷等等。由于考虑到富裕人家后代的情绪,好多的顺口溜不便于说出来。不过,好在民国时候出生的人都知道,顺口溜的哪一首说的是什么意思,那一句说的是哪一家。

  住在城门外面的人家,主要是从大西门到小西门外边的住户,包括后来修建的新市街场坝和“洋房”。这些人家户当中,有的开马店,有的开旅馆,有的开货铺,还有一些是茶馆和酒店。相隔不远的地方有几家饭馆,还有经营米粉和面条的小吃店,生意一直很好。特别是每逢赶场天,顾客来往不停,家家都挤满了人,有的干脆端着大碗站在外边吃。因此,也有人挤在中间混吃。特别是看守城门的保警队,有几个外地人从小养成坏习惯,他们通过某些关系进来,在贞丰乱吃乱要,城里的店主们都有苦难言。

  最使人怨恨和反感的是,县署衙门在枪毙一些政治犯的时候,多半会把首犯人头悬挂在城门上警告众人,几天之后才取下来。搞得城里城外都是阴森森的,进进出出的人都要绕开,有的走南门,有的走小西门。

  有一年腊月,正是赶年场的那天中午,大西门外边的小吃生意特别好。几家小吃店铺都拥挤不堪,外边的空地也站满了人。在城门站岗的保警队员挤进刘家馆子,冲着排队的顾客野蛮无理抢先吃米粉,店主很生气就出来说了一些重话,他们才横眉瞪眼走开,嘴巴里还叽里咕噜说了一些不明不白的话,显出很不高兴的样子。

  当天晚上,刘家夫妇照常把猪头炖好,收拾打扫好房间就睡觉。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又照样起早摸黑来泡米粉。到了天大亮的时候,很多人走进来吃粉,店主揭开锅盖,被吓了一大跳,同时连声惊叫了起来。众人走近大砂锅一看,里面是一个人头,大家的眼睛都傻了,二话不说全部跑出门外。店主又气又怕,满脸发青,全身发抖,也跑到门口走来走去说些胡话,不知道如何是好。到了城门换岗的时候,晚上值班的保警队员走了,才有人给店主悄悄说:是值夜班的保警搞的鬼,半夜的时候他们偷猪头肉去吃了,就到城墙外边去,把前几天刚摔丢的人头拎来放进大砂罐,看来就是为了昨天吃米粉的那个事情报复的。

  接着,这个事情一下子就传开了。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县城议论纷纷,有的骂几个城门保警最缺德,有的说刘家馆子卖人头肉,还有的说是大西门外面的小吃店猪头会变成人头。

  从此以后,大西门外的人也是稀稀疏疏的。刘家铺子已经关门闭户了,大门还上了一把大锁,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邻近的几家店铺也突然冷落下来了,每天都是大半早上才开门,生意冷清得很,天还没有黑就关门了。

  后来不久,这几家的生意都做不成了,直接搬到别的地方去。从那个时候起,在倒霉的那几家屋基上,一直没有人再修房子了,好多年都是空荡荡的。

友情链接:

编辑信箱:guizhoufengwu@sina.com

凯风网版权所有 黔ICP备1700114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