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黔风园地 > 动态

余芹:我不信那个骗人的“女神”了

作者:余芹 编辑:和合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5日 11:54
分享到:

  我是个苦命的女人,家住江西省安义县鼎湖镇,因为我憧憬美丽幸福的第一次婚姻失败,给我留下了巨大阴影。第二次婚姻是那么幸福可又那么短暂,心爱的丈夫撒手一家老小永远离开了人间,给我留下了巨大的痛苦;我也是个可恨的女人,自从信奉了“女基督”,我抛家弃子,把我的整个身心都交给了女神,为此,可怜的老父亲无奈地向公安机关举报;我更是个幸运的女人,因为我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教育、关心、帮助,彻底地清醒过来,不再信害人的女神。 

  乞求“女基督”保护,羁押8个月我没说一句话。 

  2014年9月,父亲在制止我信“全能神”无效的情况下,向政府举报,警察在我家中查获了邪教“全能神”资料几百册,包括《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全能神你真好》等书籍、视频,我们教会点信徒们吃喝神话的各种心得笔记等。我被关在看守所里,忍受着孤独、寂寞的煎熬。我想,这是“大红龙”对我的惩罚,更是女神对我的考验,我越痛苦,越能对神发出真实的爱,就越能得到神的拯救。我的父母、兄弟姐妹来看我、劝我,我不听,因为他们不信神,他们是魔;社会志愿者来见我,我不理睬,他们是“大红龙”派来的。我坚信,这些不信女神的“魔”,迟早会受到惩罚,我一定会得到女神的青睐,到天上享受荣华富贵。关在看守所8个多月,我没开口说一句话。

  真情爱心融坚冰 

   

  余芹谈到“全能神”给家人的伤害痛苦流涕

  刚进监狱,我整天绷着脸,不愿与其她人交流。女监干警对我非常关心,不仅伙食比在家里好得多,还经常问寒问暖,找我谈心,但我心里只有女神,把关心帮助我的人当作敌人,时刻提防着,不说一句话。到女监不到一个月,县政府安排我的老母亲来看望我,希望通过母女亲情敲开我的心扉,融化枷锁在我身上的“全能神”坚冰,但我只信女神不信亲情,我和母亲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交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虽然我在监狱仍然痴迷“全能神”,但工作人员不离不弃,仍旧非常关心我,我对她们的敌意渐渐消除。2016年4月21日,女监干警到我老家进行家访。第二天,当从手机中看到孩子脏乱不堪、洗脸的毛巾黑不溜秋时,我潸然泪下,主动询问起小孩的生活情况。工作人员说,我的父母要照看哥哥的两个小孩,他们年龄太大身体不好,没法顾及我那3个孩子;婆家因家婆腿摔断,长期卧床生活难以自理,家公年岁已高,所以我的小孩基本无人看管,特别是最小的那个,由于太调皮无人看守,为防发生意外,被公婆圈守在家中。

  当地政府出面,多次做我父母和哥嫂工作,请家人拉我一把,帮我照看几个小孩。当得知父母把哥哥的俩个孩子送走,专门腾出手来照看我的小孩时,我真是无比激动、无比兴奋,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亲情暧人心,转化定决心。2016年7月26日,监狱开展亲情活动,反邪教志愿者把我的母亲和三个小孩送到监狱。看到自己的小孩在家人的照料下身体圆润结实,我打心底里高兴;看到自己的母亲消瘦憔悴,我感到非常愧疚。母亲说,政府解决了3个孩子的低保,开学时反邪教志愿者王辉给他们买了书包和学习用品,每到节日就会来看孩子,这次也是他开私家车把我们送过来的。

  晚上,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想想我信女神的经历,2年来,我得到了什么?我把老公的死亡赔偿金献给了女神,把我的身心全部交给了女神,只得到女神的海市蜃楼般的许诺,可女神的面未曾见过。我又失去了什么?作为母亲没有尽到照顾孩子的职责,作为女儿没有尽到孝敬老人的义务,留给亲人们的是痛苦、伤害和悲剧。我连基本的人都未做到,怎么能到天上做神?我连续失眠一个多星期,闭眼就是孩子、母亲、女神,连续做恶梦。干警找我彻夜长谈,分析“全能神”骗人的本质,对我的家庭和个人的危害。我认真地听着,不断地点头表示同意。是啊,“全能神”就是一个骗人的东西,2年来我都是被她蒙骗。听说拉我信女神的老大姐也死了,看来信女神就是一条不归路。

  春风暧人引归途 

   

  转化后的余芹与反邪教志愿者谈笑风生

  “王大哥,您那么忙,今天又来探望我。”我含着泪花说:“听到您的声音就像听到亲人的声音,看到您就像看到了亲人。” 2016年12月27日,王辉大哥又到女监来看我,这是他带着自己的爱人第5次驱车70余公里来看我了。王辉大哥握着我的手说:“你小孩在家里有你父母照看,我隔段时间去看望你父母和小孩,你在这里要认真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早日回家,好好培养教育几个小孩。”我点点头非常坚定地回答道:“我不再信那个骗人的女神了”。

友情链接:

编辑信箱:guizhoufengwu@sina.com

凯风网版权所有 黔ICP备1700114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