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黔风园地

痴迷路上二十年 家毁人亡终醒悟 【贵州 原创】

作者:萧声 编辑:清筑 来源:黔风网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7日 10:14
分享到:

     我叫萧声,是贵州省清镇市的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在社区工作中,我认识了原“法轮功”修炼者汪代珍大妈。于是,我和社区的同志一道对汪代珍开展了志愿帮扶工作。在这一过程中,我逐渐了解了汪代珍大妈的人生经历以及她误入邪教“法轮功”的情况。后来,经过我们热情地帮扶和引导,最终化解了汪代珍多年的心结,使她成功地脱离了“法轮功”邪教的精神控制。汪大妈的转化让我们这些反邪教志愿者感到欣慰,下面我就把汪代珍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听:
 
       一、家庭失去温暖,祈福误入邪教
  

   汪代珍,女,1948年生人,家住清镇市电建二公司家属楼。她退休前是电建二公司的汽修工。汪代珍1972年结婚,丈夫是同厂的工人。婚后夫妻俩生育了三个孩子(一个儿子两个女儿)。用汪代珍的话说:自己的前半生过得还是比较幸福美满的,但后半生就越来越不如意。主要问题是家庭发生了许多变故。特别是自己修炼“法轮功”后,从此厄运就不断地降临在生活中,也让原本善良的她改变了性情。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汪代珍初中一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工作几年后就结婚生子。由于工作忙碌和自己的文化程度较低,对孩子的教育没有好的方法,这导致了她和孩子们的关系不能很好地沟通。而丈夫又经常不顾家,甚至与一些女人裹在一起,搞得四邻左右常有流言蜚语。故而她同丈夫三天两头地吵架,丈夫还动手打她。这种不和睦的家庭环境,让孩子们对父母失去了信心。儿子1995年到安顺地区工作,后来不幸沾染上了毒品。而两个女儿也远嫁他乡较少回来。1997年3月汪代珍退休后,基本上就独守空房。因为丈夫总是有家不归,儿子和女儿也不常联系母亲。唯一能搭讪说上话的人,就是身边的一个三岁的小孙孙。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汪代珍望着熟睡的孙子,常常流泪扪心自问:自己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为什么命运这样对待她?为此,汪代珍常跑到寺庙烧香拜佛,祈求佛祖或菩萨给自己一个好命。
  
    1997年9月,汪代珍遇到了以前认识的邓某。邓某见汪代珍容颜憔悴,就问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通过拉家常,邓某知道了汪代珍的情况。汪代珍把委屈都诉说给邓某后,邓某在安慰汪代珍的同时,她告诉汪代珍说最近她修炼了一种功法,这种功法能知晓前世今生,还能预知未来。而汪的遭遇都是前世之因果。如果汪代珍能够学会这种神奇的功法,以后就不会再受苦。汪代珍这些年本来就一直处于精神的苦闷中,又听邓某讲这种“法轮大法”是佛家法门,就同意跟邓某去学,她希望这种“佛家法门”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就这样,在邓某的带动下,汪代珍学会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又购买了《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和一些录像带。她白天到“练功点”与“法轮功”功友一道练功,晚上便诵读《转法轮》。时间一长,汪代珍结识了一帮年纪相仿的功友,自己觉得不再孤单,心情变得开朗起来。自修炼了“法轮功”后,她觉得多年的胃痛也渐渐好了。

      二、痴迷“大法”修炼,远离生活亲情  
   

    1999年7月,国家宣布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这时的汪代珍已经在“法轮功”里修炼了两年。这两年来,汪代珍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人,却能够大段大段地背诵《转法轮》的章节,并且对“法轮功”宣扬的什么“真善忍”、“消业积德”、“圆满升天”等邪教思想深信不疑。她为了不影响自己练功,一年前就把小孙子送回了儿子家,这导致她与儿子和儿媳的关系变得僵化。可汪代珍不管那么多,在她的心中“大法修炼”是高于一切的,而那些亲情早已淡漠如水啦。

     2001年,当两个女儿知道汪代珍在国家取缔“法轮功”后还在修炼邪教,就反复劝说母亲一定要放弃修炼。但汪代珍根本不听女儿的劝阻。后来两个女儿经过商量,专程回到母亲家中并将家里收藏的“法轮功”邪教的书籍、物品等统统进行了销毁,甚至对上门来找汪代珍一起修炼的“功友”进行追打。事情闹到这种程度,不但依旧没有让汪代珍回心转意,反而使她们母女的情分彻底破裂。汪代珍坚定地表示:谁阻碍自己修炼大法,谁就是“魔鬼”,再来捣乱,必将“除魔”!为此,汪代珍同丈夫分房而居,还把家里唯一的一部手机更换了号码,断绝了她和女儿及家人的一切来往。

    此后的十几年里,汪代珍在邓某等“法轮功”痴迷人员的带领下,在“师父”李洪志网上经文的煽动下,多次跟随“法轮功”人员进行“讲真相”的违法活动。她们在社会上散发“法轮功”反宣资料,张贴“法轮功”小广告,并将印有“法轮功”标语的人民币散发在菜市场内……这些违法活动的费用,都是汪代珍从自己的退休工资里捐献出来的。汪代珍自以为这样就可以“积德长功”,就可以“消业”,就能够得到“师父”许诺的“福报”。可修炼了十多年了,“福报”之类的事情没有见到,而汪代珍的家庭却早已支离破碎啦。
 
        三、一心盼望“圆满”,最终家破人亡
 

     当年,汪代珍修炼“法轮功”的初衷是:希望“师父”会带领自己脱离“苦海”;并通过“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的这种“大法功法”,能替丈夫、儿子去“消业”,让他们变成“好人”,最后使全家都得到“福报”!为此,这些年来,汪代珍执着又认真地修炼“五套功法”和通读“师父”的《转法轮》、《精进要旨》等“大法”书籍,并按照“师父”的要求去“讲真相”,也曾多次为了自己“讲真相”的行为与社会对抗,与丈夫、儿子、女儿们去翻脸吵闹。

    

     2009年,汪代珍的儿子因吸毒死亡。汪代珍异常悲痛,难道自己如此虔诚地修炼和“消业”,就没有换来对亲人的庇护?汪代珍一时对“大法修炼”产生了怀疑。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邓某再次找上门来给汪代珍鼓劲。说修炼了“大法”是“千年等一回”的机缘,又讲2012年是“大法弘传”二十周年,“师父”说过“十年弘法、十年圆满”,两个“十年”正好是2012年。邓某的这番话让犹豫中的汪代珍又有了信心。她觉得自己应该坚持修炼下去,也许“师父”所承诺的“圆满”真得会来,多年的修炼不就有了回报吗?

    就这样,汪代珍的生命在等待中慢慢消耗着。2012年5月13日,“师父”又从美国传来了新经文《二十年讲法》,经文中大讲什么:“整个宇宙众生是不是能够得救、一切都不行了的时候能不能够挽救这一切。宇宙正法没开始之前,谁也不敢确定这件事情能不能成……”汪代珍对“师父”这些玄而又玄的“讲法”已经无所适从了,可怕的“宇宙众生”有多少?她这个弟子这辈子能救得完吗?汪代珍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所盼望的“圆满”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2年7月,就在“师父”讲法的两个月后,王代珍的丈夫病逝了。汪代珍傻傻地笑着,当初进入“大法”修炼就是因为这个人,自己以为修得好可以让丈夫回心转意,重新拾起那个曾经温暖的家。现在,这个死冤家走了,直到临死他也没有原谅妻子修炼“法轮功”。汪代珍觉得人生就象一场无常的噩梦,男人死了,汪代珍的心似乎也跟着死了!


       四、帮扶频送温暖, 真情唤醒痴迷
    丈夫病亡后,汪代珍的两个女儿劝母亲不要再修炼“法轮功”了,可汪代珍已经无所谓了。儿子死了,男人也走了,自己企望有个完美的家已然化为泡影,汪代珍怀着一种辞世的心态苟活在现实中。她甚至好多天不愿出门,饿了就对付吃上一口,更多的时间是游梦在“圆满世界”里,尽管她知道自己这辈子不会“圆满”了,可除了幻想还能有什么呢?
汪代珍的生命就这样在无声中麻木地流逝着。那个姓邓的“功友”这几年很少见面,汪代珍也懒得去想。而在她这个年龄的其他老年人却每天跳街舞、去旅游,享受着夕阳红的快乐。汪代珍察觉着外面世界的变化,内心孤独无助。

     就在这时,社区专门针对汪代珍开展了结对帮扶工作。社区里的青年志愿者到汪家帮助打扫卫生,陪老人聊天看电视,顺便给汪代珍介绍国家的各种大事,还给她看了有关“法轮功”邪教恶行的影碟,帮她解读党和政府的政策。可汪代珍在邪教中浸泡了近二十年,她的思维一时接受不来这些反邪教的内容。但社区并没有放弃对汪的思想工作,并积极为其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在了解到汪代珍的社保没有办理,社区联系有关部门为其办理了社保、医保。同时积极联系汪的两个女儿,让她们一道来为其母亲做工作。渐渐地汪代珍的思想开始转变,冷漠而麻木的面孔慢慢地漏出了笑容。。

    2017年7月23日,汪代珍的“大法引路人”邓某在家中病亡了(邓某,女、清镇市百花社区115地质队居民)。邓某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其长期痴迷“法轮功”修炼而拒医拒药导致病情恶化死亡的。而邓的死亡让汪代珍非常震惊,她认为邓是大法弟子中的“精进者”,可“师父”竟然没有保佑她。

    

     社区志愿者连续几天同汪代珍谈起这件事情,又反复向她讲解邪教的“四反”本质和危害性。汪代珍终于醒悟了,她老泪横流地说:“当初我真是太傻了,明明是家庭感情出了问题,我没有解决好,把责任全推给孩子们和他爸,自己却相信什么大法修炼。结果把一个好好的家毁了。”汪代珍当即表示要与“法轮功”邪教彻底决裂,并写了“三书”以示决心。修炼了二十年邪教的汪代珍最终重新回归了社会。  
 

     汪代珍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如今汪代珍每个月领着3000多元的退休工资,又把上学的孙子重新接回了身边。两个女儿也时常去看望她。当说起以前家中的事,说起社区反邪教志愿者对她的帮助,每次汪代珍都感动地落泪。用她的话讲就是:亲情最暖和,政府最贴心;而“法轮功”才是骗人害人、毁家夺命的邪教!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编辑信箱:guizhoufengwu@sina.com

凯风网版权所有 黔ICP备1700114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