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黔风论坛

如何与“法轮功”痴迷人员沟通【贵州原创】

作者:良荣 刘红 编辑:苗琳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9日 10:34
分享到:

  “法轮功”痴迷人员进行教育挽救的实质是从根本上促进“法轮功”痴迷人员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转变,这是一项系统工作,是专门针对人的思想意识领域进行的工作,主要的方式是谈话和交流。因而,相互之间能够进行良好的人际沟通是开展工作的前提条件。如果双方连谈话都谈不下去,后面的工作是做不成的。实际工作中,也确实有帮教老师和被帮教对象之间出现了“进不了门、见不着面、说不上话、做不了工作”的情况。究其原因,关键在于和“法轮功”痴迷人员不能有效的沟通。因此,掌握一定的与“法轮功”顽固痴迷人员的沟通技巧是必然的。 

  一、与“法轮功”痴迷人员沟通应重视的问题 

  顽固“法轮功”痴迷人员由于长期在“李洪志”所谓的“大法理念”束缚下生活,为人处世形成了一切以“李洪志”“大法弟子”的要求为中心的行为模式,这也成为与被帮教对象之间沟通的最大障碍,综合来看,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法轮功”痴迷人员独特的心理感受 

  现存的仍痴迷于“法轮功”的习练者,无论当初因何走进了“法轮功”,在国家明令取缔之后仍然坚持十几年,在他们心里一定有坚持下去的原因和理由,尽管这些可能在我们看来是无稽之谈、荒谬之极甚至是违法犯罪的。比如:“法轮功”组织原一辅导站的站长王某章,是六十年代毕业的中专生,分配到工作之后多年一直在基层单位从事技术工作,加之他脾气急躁,与领导、同事之间的关系不是很融洽,有了一种怀才不遇的感觉。退休练了“法轮功”后,因其原先接触过气功,对“法轮功”功法学习和领悟较快,加上其妻赵某一直自费从老家跟随李洪志到广州进行学法,成了许多人崇拜的对象,王在担任站长后,许多人都要向他汇报、请示,更加让王某章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是,他过去的领导在“法轮功”中成了他的学员,王某章有了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二是“法轮功”痴迷人员特有的生理体验 

  “法轮功”习练人员由于练功而产生的身体依赖、生理体验也是做痴迷人员工作大多数情况下会遇到的问题。帮教过程中,有个已转化学员何某在帮助做帮教工作时,描述自己痴迷“法轮功”时曾出现的景象:她真切的看到自己的手上有法轮!当时她的内心油然升起了一种喜悦、超脱的感觉,那种兴奋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也有被帮教学员说:自己在去买菜的路上突然看到头顶飘着很多五颜六色的法轮在不停地转动;有的学员说:在看《转法轮》书籍时,看到书上一个一个的字变成了“李洪志”的画像,也因此悟到自己已经修到菩萨“果位”,快要成佛了。 

  这些独特的心理感受和生理体验,是我们没有练过法轮功的人难以理解的,如果一开始就对他们全盘否定,他们就会把自己的内心世界牢牢封闭起来,再想打开这扇通往对方心灵的大门就会难上加难,就无法建立良好的沟通。对被帮教对象这一系列的心理反应、生理感受及其出现的幻觉,在取得信任后,再对这种现象进行科学分析,讲明其中道理,从而达到否定“法轮功”的目的。 

  三是“法轮功”痴迷人员扭曲的思维模式 

  做过“法轮功”工作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与痴迷“法轮功”人员谈话是一件相当累人的事情。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在于顽固“法轮功”痴迷人员形成了异于常人的思维模式。“李洪志”为学员编织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另外空间,一旦你所说的问题“法轮功”人员无法解释时,他们就会把这一“法宝”拿出来,他们不怕你激动、发脾气和责罚,因李洪志的“一举四得”“圆满”“上层次”等歪理邪说成为他们的思维基点:他们会觉得你做这些的时候是在失德,而他在得到你所失去的“德”,这不仅可以提高他们的心性,而且可以帮助他们长功。从这一点上讲,法轮功标榜自己信“真善忍”,其实他们是及其自私的。 

  在我们接触过的“法轮功”人员中,他们把依法打击判刑认为是进一步接受考验,为了在“圆满”的路上走得更快一些;有些痴迷者将自己长期患病不能治愈归结为自己修炼不精进、没有做好“三件事”、没能出去“讲真相”、没有去散发传单。如果不深入到“法轮功”人员的内心世界,对其扭曲的思维方式进行分析,教育挽救工作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 

  二、沟通中要学会耐心、细心细致的倾听 

  在人际交往中,对别人最高最好的尊重就是诚心诚意地听他诉说。倾听在教育挽救“法轮功”痴迷人员中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教育挽救工作要做到知己知彼,单纯靠看案件材料和进行一般走访了解是远远不够的,教育挽救工作的第一步都是从与“法轮功”痴迷人员的沟通中开始的,没有良好的沟通就不可能做好教育挽救工作。在这期间,帮教老师要拿出足够的耐心去倾听“法轮功”痴迷人员的诉说,通过这种倾听了解其走入“法轮功”的相关经历,通过倾听,可以了解其走进“法轮功”的相关经历,了解其对“法轮功”功法和《转法轮》理念的痴迷程度,通过倾听,可以找到其在国家明令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坚持习练“法轮功”和参加“法轮功”邪教组织活动的心理动因和心理支撑。 

  一般来说,对于他们的连续叙述不要轻易打断,即使他们是在向帮教人员宣传“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搞所谓的“讲真相”也不要批判、指责。不仅如此,还要在倾听的基础上,保持清醒的头脑,从痴迷人员的叙述中敏锐地捕捉那些有益于其自我反省、促其摆脱邪教理念束缚的关键点,分析他们无法摆脱邪教的心理原因。比如我们在做张某的教育挽救工作时,先后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与之交流,主要是倾听其对自己的练功经历诉说。对另外一个学员李某的倾听时间更长达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个过程中,通过倾听我了解到李某之所以能够坚持十几年,是由于自己的家人对其习练“法轮功”的危害认识不到位,总认为“一个老太太比划几下子没什么”。 

  三、沟通中做出适当、适度、适时的反应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们说要耐心、细致的倾听,并不是让帮教者一句话都不说,被动的做一名听众,而是要和被帮教者之间进行互动、磨合,在倾听的过程中,要有合情合理的适度反应。 

  “法轮功”痴迷人员由于长期按照“李洪志”歪理邪说教导的思维模式和为人处世方式生活,加上对教育挽救工作的不理解、恐惧甚至对抗,故对帮教人员的每句话都会特别敏感、关注,增加了教育挽救工作的难度。这就需要帮教人员在倾听过程中恰当的运用技巧,找到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一点一点启发引导被帮教对象自我否定“法轮功”的理念。 

  适当是说在基本的沟通信任平台还没有搭建起来之前,帮教者对帮教对象的全部情况没有完全了解之前,对于被帮教对象的某些类似“讲真相”的言论,不必操之过急的批驳。同时,在倾听过程中,帮教者应该做一名主动的听众,对被帮教对象的诉说、宣泄等表现应该有积极的反应,这样有利于对方敞开心扉、暴露思想。 

  适度是说在倾听过程中,帮教者对被帮教者的自我叙述是不可以完全接受和赞同的。如果完全的赞同和接受,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就会失去直接否定其所偏信的歪理邪说的有利条件。如果完全的反对和否定,也会难以较快的建立相互信任的沟通关系,不利后续工作的开展。在整个倾听的过程中,分阶段、分层次地对被教育挽救对象的叙述提出异议,提出否定,把握好“度”。最佳做法是能够在肯定之中予以否定,达到自我否定的目的。我们曾经做过一名“法轮功”痴迷人员的工作,他只有初中文化,但受蛊惑后对李洪志的《转法轮》的歪理邪说深信不疑。在一次谈话中,她说:我们师父(指李洪志)是宇宙中最大的佛,谁也动不了的。听到这里,笔者略沉思了一会说“你的记忆力真好,这是李大师的原话吧?”她一听我这样赞同很高兴“是啊,这个你也知道啊?”我接下来说“是啊,但是,你记得太少了。”这一下,她更高兴了“你快说说还有哪些”。我顺着她的话题告诉她“还有这些那:天上的佛、道、神只能看到他们以下的层次,上面的看不到。我的根都扎在宇宙。这些是原话,我没有说错吧?”她急忙承认。这时我又问她“既然你相信,我问你两个问题可以吗?”她回答“你说吧”。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说“既然佛、道、神只能看到他们以下的层次,上面的看不到,李大师怎么知道自己是宇宙最大的神!上面的一层他怎么看到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另外,李大师说自己的根扎在宇宙上,动了你就是动了大师,动了宇宙。现在你违法了,派出所民警就把你动了,我们不说宇宙的变化,就说这个地球发生变化了吗?”这名练习者陷入沉思不说话了。 

  适时,就是说帮教者并不是被动的在倾听,而是站在主动地立场上,利用倾听搜集一切有用的信息;同时,在倾听的过程中还要与被帮教者者保持互动,把握住谈话的主动权,在恰当的时候,做出积极的反应。这种反应要将自己的观点像等待发芽的种子一样,种在被帮教对象的意识中。比如:2012年,我们在做一个姓张的工作时,她讲到:开始的时候,她是反对法轮功的,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成了一名坚定的信徒。“法轮功”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虚幻的,她自己在练功过程中就有很多的体验。她接着说:好吧,信不信由你,我以前也和帮教民警说过,他们说我是瞎说。帮教老师这个时候没有说话,而是用眼神鼓励她说下去。接下来她说道:我在练功的时候,不止一次的看见一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可神奇了。帮教老师这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诚恳的说“我相信你说的感觉不是假的。但是,这也是有原因的。说破了就简单的很了。你一定看过《转法轮》或者是看过、听过李大师的讲座,并且没有认真听,是在一种半醒半睡的状态中听或者看的,而且一定是这段”。帮教老师随手从背包中拿出了《转法轮》,翻到第48页对张某说:“咱们一起学学这段:‘第二因素就是自己练功的时候,如果根基好的,也能把天目练开。往往有的人天目刚一开的时候,会吓一跳,为什么吓一跳呢?因为一般练功都选晚上子时,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练着练着,突然间看见眼前一只大眼睛,一下子把他吓一跳。这一吓非同小可,从此以后再也不敢练了。这多吓人那,那么大一只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哪,清清楚楚的。所以,有的人把它叫魔眼,也有人叫佛眼等等,其实它就是你自己的眼睛。当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没有错误吧?”张某点点了头,“你练功时看见的这种现象就是一种潜意识幻觉的情景再现。因你在近乎半醒半睡的过程中,这一段话被你无意中记住了,加上你对“法轮功”的痴信,就会在再次进入这种状态时自然像看电视一样重现。” 接着问张某,“你好好想想,到底什么时候看过或者听过这一段的?”张某想了一会说“自己是在陪丈夫看录像时听过这一段,当时的确是在打瞌睡。”帮教老师接着说:如果现在让心理医生给你催眠换上别的潜意识,你也会重新进入这种状态,如果你愿意,可以试试。张表示不愿意,但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些什么,陷入了沉思。 

  “李洪志”的“法轮功”是一个迷魂阵,练习者一旦进去,就会受到他的精神控制,丧失自己的思维。习练者从被骗入圈套到痴迷,各有其心路历程、表现方式、愿望和目的,但在这一时期中,他们共性的东西也较多,沟通,搭建良好的沟通平台,掌握一定的沟通技巧则是教育挽救被帮教者的必由之路。 

友情链接:

编辑信箱:guizhoufengwu@sina.com

凯风网版权所有 黔ICP备1700114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