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黔风论坛
热门推荐

贵州龙里易地扶贫搬迁县级集中安置点见闻

1122415436_15185162975641n.jpg

火红喜庆的灯笼、琳琅满目的年货、活泼可爱的十二...[全文]

航拍:贵州纳雍“滚山珠”进校园促文化传承

129811551_15184175805871n.jpg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芦笙舞“滚山珠”发源于...[全文]

贵阳北站迎来客流高峰

1122412490_15184879623351n.jpg

2月12日,贵阳北站迎来客流高峰,探亲流、返家务工...[全文]

航拍贵州“美丽乡村”枪杆岩村

129811394_15184008878401n.jpg

贵州纳雍县化作乡枪杆岩村具有典型的喀斯特地质地...[全文]

反邪教工作的国际法和哲学依据(贵州原创)

作者:成中平 编辑: 来源:黔风网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2日 10:01
分享到:

   

   邪教是人类共同面临的课题,反邪教工作作为治理邪教的治本之策必须常抓不懈,反邪教工作在国内外并存并非偶然,而是由邪教自身性质和内在规律性所决定。从人性角度看,人性论是反邪教工作的哲学基础。从教化角度看,历代统治者和学者、思想家都注意到了教化对预防犯罪的作用,并且在管理社会的过程中,统治阶级也确实运用了“教育预防”犯罪措施,这和反邪教工作对预防犯罪的思想一致。从国际法角度来看,国际法为反邪教工作提供了充分法律基础。   

  1、人性论是反邪教工作的哲学基础  

  中国古代有三种主要的人性论观点。第一种是以孔孟为代表的性善论。“恻隐之心,人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认为,人和禽兽的不同之处在于人性的善端,人有先天存在的四端即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便可以发扬出仁、义、理、智四种道德,而世间的恶事较多,人只有通过教育才能发展善端,不至于将善端蒙蔽, 即使蒙蔽了也可以通过教育重新获得。第二是以荀子为代表的性恶论。荀子认为,“性”是人天生的本能,“伪”是后天习得的礼仪道德。人性“饥而欲食, 寒而欲暖, 劳而欲息, 好利而恶害”,荀子从性恶论出发,提出“化性起伪”。人要符合道德的要求必然需要通过人为的加工,称为“伪”,而这种人为加工的方法则首推教育的方法,所谓“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便是对社会教育作用的认识。第三种是以董仲舒为代表的性三品论。性三品论认为人分为三等:即“圣人之性”,是不教而善的;“斗筲之性”,是只能为恶的;“中民之性”, 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教育仅仅对于中民之性起作用。然而,在董仲舒的眼中,圣人与斗筲之人都是少有的。大多数人都是中民。因此,教育对于人民为善的力量是十分巨大的。西方古代,基督教传统中的“原罪”论理念中对于人性论的观点,主要表现为性恶论。他们认为,人类由于偷吃了禁果被上帝逐出伊甸园,人类在尘世间的生活就是赎罪的生活。人类生而有许多恶的性情,只有通过自身的努力,教育的作用,才能够向善,并最终在“末日审判”的时刻重返伊甸园。到了近代,人性论的一个代表思想是洛克的白板说。洛克认为,人初生之时,心灵如“一张白纸,上面没有任何记号,没有任何观念”,可以任意书写。在他看来,没有人生来是善或恶,所以出现善恶的现实,其根源在于经验和教育的结果。 

  人性论为反邪教工作提供了充分哲学思想基础。从上述古今中外的人性论来看,无论人天性是善是恶或有善有恶,都认为教育是影响人发展的最重要因素。并且,由于人的永未完成性,这种因素将一直持续到人的死亡为止。因此,对人的教育尤其是犯罪预防方面的教育则不仅仅在青少年队伍中进行,而且要在成人中展开。不仅要对成人进行思想政治方面的教育,而且要在综合素质的各个方面进行教育。在这些教育中,渗透预防犯罪的种种思想。在源头上去预防犯罪的发生,往往较之罪犯教育在效率上是高的,效果也将是十分明显的。 

 

  2、教化预防犯罪是反邪教工作的历史根源 

  教育预防措施对预防犯罪能起什么样的作用,几千年来,对此问题众说纷纭。正确认识这一问题,对于我们制订有效的邪教犯罪预防对策,正确贯彻“综合治理邪教”方针有现实意义。 

  虽然,刑罚是统治阶级预防再犯罪的最重要工具,但是,历代统治阶级从来就没有忽视教育预防措施的作用。早在西周奴隶制时期,周公等人总结了商朝灭亡的历史教训,就开始注意“教化”问题。《尚书·酒浩》说:“勿庸杀之, 姑惟教之。” 稍后的《尚书·吕刑》也说:“惟敬五刑,以成三德”。到了春秋时期,孔子更是极力提倡对人们的“德化”和“礼教”,他批判了“折民惟刑”的观点,主张用“宽猛相济”的方针来预防犯罪。认为“德化” 和“礼教”是预防犯罪的根本措施。因“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使人日徙善远恶而不自知”。换言之,他认为刑罚只能惩办于犯罪之后,而“德化”与“礼教”却能防患于未萌。他甚至断言,实行 “德化”和“礼教”,最终可达到“以德去刑”。西汉初年著名的思想家 贾谊也认为,礼义教化和刑罚各有不同的功能,“夫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西汉集儒家思想之大成者董仲舒,更加注重教育预防措施对预防犯罪的作用,他奉劝封建君主,要以“教化为大务”,他把对人们的“教化”比作预防犯罪的堤防,“教化”行,刑罚虽轻而民不敢犯;“教化”废, 堤防坏了,犯罪现象就会象洪水一样泛滥成灾。 

  国外也是一方面加强刑事镇压,另一方面也没有忽视教育对预防犯罪的作用。被人们誉为刑法之父的意大利刑法学家贝卡利亚,就在他的名著《论犯罪与刑罚》中生动地论述过改善教育、普及知识对预防犯罪的作用。他说:“预防犯罪的最可靠的,但也是最困难的手段,是改善教育。” 

  “教育预防”措施和反邪教工作预防犯罪的思想一致。历代统治者和学者、思想家都注意到了教化对预防犯罪的作用且管理社会的过程中统治阶级也确实运用了“教育预防”措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知道,反邪教工作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通过教育,使邪教人员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害性,从思想上主动摆脱邪教从而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杜绝和防止邪教人员越走越深陷入犯罪的深渊。二者比较看来有高度的契合性,都是在发挥教化在预防犯罪方面的作用。 

  3、国际法为反邪教工作提供了充分法律依据 

  二战后,各国经过反复磋商产生了著名的《国际人权宪章》,它包括《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上公约对宗教和信仰自由都做了相关规定,同时规定了宗教信仰和宗教行为应受法律规制,说明了任何自由都不是绝对无约束之自由。比如《世界人权宣言》29条规定:(一)人人对社会负有义务,因为只有在社会中他的个性才可能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二)人人在行使他的权利和自由时,只受法律所确定的限制,确定此种限制的唯一目的在于保证对旁人的权利和自由给予应有的承认和尊重,并在一个民主的社会中适应道德、公共秩序和普遍福利的正当需要。(三)这些权利和自由的行使,无论在任何情下均不得违背联合国的宗旨和原则。《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822条关于宗教和信仰自由的管制规定如下。18规定:……三、表示自己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仅只受法律所规定的以及为保障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所必需的限制。四、本公约缔约各国承担,尊重父母和(如适用时)法定监护人保证他们的孩子能按照他们自己的信仰接受宗教和道德教育的自由;19规定:……三、本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权利的行使带有特殊的义务和责任,因此得受某些限制,但这些限制只应由法律规定并为下列条件所必需:(甲)尊重他人的权利或名誉;(乙)保障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卫生或道德;20条规定:……二、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的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加以禁止。21规定:和平集会的权利应被承认。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除去按照法律以及在民主社会中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保护公共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的需要而加的限制。22规定:……二、对此项权利的行使不得加以限制。除去法律所规定的限制以及在民主社会中为维护国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保护公共卫生或道德,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所必需的限制。本条不应禁止对军队或警察成员的行使此项权利加以合法的限制……。  

  以上《公约》对宗教和信仰自由管制的立法精神和原则,成为反邪教工作的国际法层面的坚强后盾。我们在和邪教人员的接触中发现,邪教人员只会唯邪教教义至上,只会对邪教教主顶礼膜拜,对法律却置若罔闻,这和国际公约中的法律规制完全背离,这也正是邪教之所以为邪的原因之一。我国《刑法》300条规定: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其实质和国际公约的立法精神高度一致,邪教就是意念层面的行为表现上违反了法律法规规定,具有社会危害性,故必须加以管制。 

  可见,无论从人性和教化角度还是从国际法层面,邪教既是人性阴暗面的再现,更是违背各种国际公约和宣言,违背人类共同的利益和需求故此需要我们在人的一生的经历中不断教育规正毫无疑问,正是邪教既不合理更不合法,才导致其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主要参考文献 

  1、王渝生.法国朝野治理邪教的一些情况及其启示[J].中国反邪教协会第三次报告会暨学术讨论会论文集.20019. 

  2、李安平.加强法制宣传教育 依法惩治邪教[J].中国知网. 

  3、(美)小W.科尔.德拉姆,布雷特.G.沙夫斯.宗教与法治[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2. 

  4、曾传辉.法国反膜拜群体运动[J].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1026日第6. 

  5、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民事诉讼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 

友情链接:

编辑信箱:guizhoufengwu@sina.com

凯风网版权所有 黔ICP备1700114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